本期文章

白宮“陷落”的政治隱喻

特朗普不戴口罩,體現的不是勇氣,而是政治壓倒科學的可悲。在他的邏輯中,大爭之世,沒有什麼不能涉及政治。

作者:雷墨 資深主筆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0-06-17

在好萊塢的劇情裏,“白宮陷落”有很多版本。不是恐怖分子入侵,就是罕見天災來襲,當然還有外星人光臨。現實中,這一切都從未發生。如今,病毒讓這種擔憂成為了可能。

病毒不講政治,也不敬畏權勢。美國行政權力中樞白宮,最近接連曝出有人確診感染新冠病毒。5月8日,副總統彭斯的新聞祕書凱蒂·米勒確診感染了新冠病毒。同一天,特朗普女兒伊萬卡的一名私人助理,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此外,負責總統、副總統及其家人安保工作的聯邦特勤局,10多人被確診。

5月9日,白宮疫情應對特別小組成員安東尼·福奇、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局長史蒂芬·哈恩,因與新冠病毒確診者有過接觸,開始為期兩週的自我隔離。這三人被稱為美國戰疫“三劍客”,他們的自我隔離,就像是陣前大將因敵方炮火的迫近而退守二線。

各國戰疫表現有差異,也有國家領導人確診的案例(英國首相約翰遜),但新冠病毒“兵臨城下”直逼權力中樞,美國創造了先例。這些陣前大將們也有自己的苦衷,如果他們有實質性的一線指揮權,美國戰疫或許不至於如此慘烈。

著名國際問題學者鄭永年近日寫道,造成各國之間抗疫差異的因素有很多,但如何處理政治與科學之間的矛盾,無疑是一個最為核心的問題。在他看來,在應對新冠疫情問題上,西方可以説是政治凌駕於科學至上,而且這一點在美國體現得尤為明顯。

“注射消毒劑殺傷體內病毒”,不只是一個反常識的笑話,某種程度上説已經內化為美國的政治。在沒有特效藥之前,保持社交距離阻止病毒蔓延,是一個常識。但特朗普為了連任競選,在疫情沒有大幅緩解的情況下“重啓美國”,以政治動機“瓦解”社交隔離。

對於福奇5月13日在國會作證時反對中小學復課的立場,特朗普迴應稱,“福奇博士是個好人,但我不贊同他的説法。我們必須讓學校復課,我們必須要開放整個國家。”特朗普的“反常識”,在通過總統權力轉化為政府政策。

在新冠病毒入侵白宮後,特朗普終於在5月11日發出要求,白宮工作人員必須戴口罩並保持社交距離。但是,他自己堅持不在公開場合戴口罩。這不是特權問題,而是政治考慮。他在硬撐着“以身作則”:放松管制、重啓美國的時機已經成熟。

特朗普不擔心自己“中招”?絕無可能。現年74歲的他非常清楚,新冠病毒對老年人威脅最大。特朗普家族崛起的奠基人、他的祖父弗雷德裏克·特朗普,就是在1918年5月30日死於西班牙大流感,享年49歲。

特朗普不戴口罩,體現的不是勇氣,而是政治壓倒科學的可悲。在他的邏輯中,大爭之世,沒有什麼不能涉及政治。

19世紀初,紐約市就已設立“衞生委員會”這樣的政府,主要目的之一是通過提升城市衞生環境來應對霍亂疫情。但此後相當長時間裏,那個機構因民眾反對而毫無實權,整個19世紀上半葉,豬狗羊等家畜都是可以上街的。紐約市實施的自來水供應計劃,起初還遭到了市民的抵制和抗議。

1866年霍亂大爆發,紐約市藉機強推城市自來水與污水處理項目。從公共衞生角度看,那是美國後來成為世界傳染病防治先鋒的起點。那段歷史,是科學助力政府治理現代化、政治引導公共衞生環境提升的歷史。

對比歷史,如今的白宮“陷落”意味着什麼?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