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自貿港和粵港澳大灣區如何聯動? —專訪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郭萬達

香港、新加坡都是有過工業化,海南的工業化程度不高,所以有人懷疑沒有經過工業化,僅靠制度創新,海南到底行不行?

作者:本刊記者 何治民 發自深圳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0-08-19

6月1日,《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以下稱《方案》)落地讓海南再次迎來重大發展機遇。

海南自由貿易港、粵港澳大灣區、深圳先行示範區都是近兩年發佈的重大國家戰略,海南自貿港與粵港澳大灣區僅一海之隔,《方案》中也特別提出,“促進與粵港澳大灣區聯動發展”。

兩地無論是資源優勢還是目前經濟發展情況,都有較大差異,如何實現聯動發展,有值得探討的空間。南風窗記者就此專訪了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郭萬達,聽聽他的見解。


兩地聯動構建雙循環市場

南風窗:你近期在南開金融(廣東)首席經濟學家論壇演講中提到,兩地聯動發展有着明顯的互補性,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郭萬達:首先,在產業鏈、供應鏈、創新鏈上的互補。海南自貿港產業發展的定位,是發展旅遊業、現代服務業和高新技術產業三大產業,它的高新技術產業主要是指發展智能製造、新能源和深海科技。相比之下,粵港澳大灣區的產業鏈和供應鏈都很齊全,特別是在製造業上,廣東提出20個產業集羣,幾乎涵蓋了產業的各個方面。

在供應鏈基礎設施上,有港口、機場和高鐵的互聯互通,目前從廣州、深圳至湛江的火車需要時間較長,廣州和深圳都在規劃建設的高鐵到湛江,全程只需要2~3個小時。湛江到海口之間的高鐵正在規劃建設中,建成後,意味着海南島和大灣區高鐵是相通的。兩地的機場、港口、高鐵可以合作,在大灣區,香港、澳門、廣州、深圳,都是國際樞紐,現在海南實施開放,特別是在海南開放第七航權,未來可能吸引很多國外航空公司,如果能將大灣區作為一個節點合作,吸引力更強。

此外,有了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粵港澳大灣區的全產業鏈資源、客源貨源都可以輻射到海南,加速當地發展。大灣區的創新鏈,從大學科研機構到新型的實驗室再到企業的研發機構很齊全,相比之下,海南的創新能力相對比較弱。

海南當地的零關税,會讓它成為一個消費中心,從人口來看,海南不到1000萬,大灣區人口達到7000多萬,兩地聯動可以加速旅遊業的發展。

南風窗:疫情之下,全球產業鏈受挫,當下急需穩住國內、國際供應鏈和產業鏈,形成國內國際雙循環。海南自貿港和粵港澳大灣區的聯動發展如何在這方面實現突破?

郭萬達:你提到的這個“形成國內國際雙循環”,我覺得有個前提是要以國內循環為主體,而在海南和大灣區之間,完全可以實現內需市場的循環。剛才提到,大灣區是一個7000萬人口的發達市場,加上對外開放程度,大灣區本身也有一個國際國內雙循環。海南自貿港未來也是如此,兩個國際國內雙循環市場疊加在一起,效果更強大。

第二,涉及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和安全。在大灣區有着齊全的產業鏈,本身有利於在國際關係不穩定的情況下,能確保產業鏈和供應鏈的穩定,但海南不一定能做到。

第三,為什麼提出國內國際雙循環,背後其實就是高科技卡脖子的問題,大灣區國際創新中心、深圳的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做的就是基礎研究工作,針對的正是卡脖子問題。將來科技的聯動,藉助大灣區的科技實力能讓內需的市場產業鏈、供應鏈更加安全穩定。

南風窗:《方案》中提到,在海南實行高水平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政策,保障貨物、資金、人員、信息、技術等商品和要素流動自由化便利化,形成現代產業體系支撐。但從目前海南的產業發展情況來看,第二產業比較薄弱,房地產和旅遊是支柱,兩地聯動發展中,能為海南、粵港澳大灣區分別帶來哪些產業發展機會?

郭萬達:第一個,旅遊業的互通發展,特別是郵輪港、遊艇的聯動發展,大灣區免簽證144個小時,將來可以設計多款旅遊產品,將海南的海島風情和大灣區的灣區風光串聯起來,同時,醫療旅遊也是未來海南旅遊發展的方向。

第二個,物流業的發展。海南的零關税政策,能吸引很多企業特別是跨境電商在海南建物流倉儲。在海南自貿港,貨源含進口料件加工增值超過30%(含)的貨物進入內地免關税,對內地企業也很有吸引力,也能促進當地物流和加工業的發展。同時,航油是航空運輸重要的成本,此次,允許海南進出島航班加註保税航油,一定程度上能帶動航空物流的發展。

第三個,現代服務業,涵蓋軟件計算機、教育、醫療等等,比如説海洋經濟,海洋經濟範圍很廣,涵蓋海洋科技、海洋生物、海洋工程製造等多方面,兩地都在強調海洋經濟,未來或許有合作發展的機會。


兩地金融開放定位有別

南風窗:《方案》明確支持海南發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REITs),從國際經驗來看,REITs發展比較充分的國家和地區,REITs推出和蓬勃發展的時間點主要是房地產需求較弱或者剛剛經歷經濟蕭條,此次疫情讓全球經濟陷入衰退,在此背景下,能否讓REITs在中國的發展改變以往不温不火的狀態,迎來突破式發展?海南發展REITs,從海南目前的條件來看,還需突破哪些障礙?

郭萬達:中國國內首款公募REITs是鵬華前海萬科REITs,這隻REITs對應的主要物業標的是深圳前海的萬科企業公館。萬科將10年的租期一次性打包給鵬華基金,REITs有三個好處,萬科可提前回收投資;投資者可以分享萬科的租金收益;對金融市場來講,也增加了一個投資產品。

REITs在我們國家發展緩慢,只在上海、天津、深圳有零星幾隻。其實它的本質是房地產的資產證券化,在國際上,有些國家REITs發展較快,是很重要的金融產品,在我們國家一直比較謹慎。

此次在海南試點,用意是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對當地而言,是一個金融的創新,對全國而言,也是打開了REITs在中國發展的新口子,未來能否全國推行,有兩個問題需克服。第一,目前沒有明確的法律來保障,可能會帶來一些糾紛。第二,有來自市場和監管層面的風險。

在這些問題沒解決的情況下,海南的REITs不會帶來突破式的發展。海南還有一個旅遊資產證券化試點,這實際上都是基於當地產業發展基礎的金融創新,深圳就沒有旅遊資產證券化,今年,深圳正在積極探索知識產權證券化。

南風窗:相比海南而言,金融和創新產業是粵港澳大灣區的優勢產業,兩者都發布了金融領域的政策,兩地在金融領域的政策有何異同? 

郭萬達:在金融開放方面,首先,兩地都有資本賬户的開放,但海南力度更大,《方案》裏提到,構建作為目前自由貿易賬户(FT賬户)體系升級版的多功能自由貿易賬户體系之外,通過金融賬户隔離,建立資金“電子圍網”,到2035年“最終實現海南自由貿易港非金融企業外債項下完全可兑換”。在資本賬户開放過程中,會涉及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但是在粵港澳大灣區裏,香港已經有一個離岸的人民幣金融中心,深圳是在岸的人民幣金融中心。

但海南金融開放的理念和香港略有不同,海南並沒有説要成為一個金融中心,它的前提是要支持海南實體經濟的發展,所以它會有REITs、旅遊資產證券化,而且強調貿易投資的自由便利化。

南風窗:海南和深圳都是房地產投資的熱門區域,也讓當地樓市發展有些超出正常。目前,海南依舊實行嚴格的限購、限售政策,深圳“715”調控新政也剛落地,兩地的調控政策對當地樓市發展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對全國樓市發展而言,釋放了哪些信號?

郭萬達:我覺得釋放了兩個信號,一是,“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深圳現在調控,主要是上半年房價漲得厲害,同樣,你仔細看海南,在此次《方案》中,也很少涉及房地產和彩票行業,因為過去這兩個行業有過教訓。

第二個信號是,避免去炒作海南。當然,在房地產方面,中央提出“完善長效機制”,但完全靠行政去控制,始終解決不了根本問題。長效機制意味着要從供需兩端同時發力來解決問題,供給問題包括土地的供應、城市容積率和城市的規劃。

具體來説,產業用地和住宅用地的比例是否合理,以及政府保障房和商品房的比例問題。比如深圳,可能沒有別的辦法,本身土地資源有限,政府加大保障房供應,商品房的土地供應就少了,但現在強調增加產業用地,要給製造業留下空間,那留給住宅的土地供應又少了,所以在供給方面始終有難以平衡的難題。

在需求上,也不能只是靠調整金融按揭首付這個手段,當持有物業有成本時,或許對平衡需求有大的改觀,中央一直在研究房產税,但始終沒出來。


海南能成為跳過工業化的自貿港?

南風窗:你認為,海南自由貿易港、粵港澳大灣區、深圳先行示範區都不可能替代香港,都是要支持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從經濟發展角度,海南自由貿易港和粵港澳大灣區分別以怎樣的路徑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的發展?

郭萬達:我覺得粵港澳大灣區的路徑是融合發展。首先,在大灣區裏面要實現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實現要素流動、規則的銜接,實現連通後,大灣區其實就是個大都市圈,但鑑於制度的差異,未來大灣區的融合發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那麼對於海南來講,它應該叫瓊港澳合作發展,因為海南和香港在地理上有點遠。具體在合作層面,首先,可以實現產業合作,吸引港澳的企業和資本到海南來投資,因為港澳特別是香港,它的優勢便是服務業,特別是旅遊業,海南要發展旅遊,香港可以去投資,還能把先進的理念帶到海南去。

其次,是制度的借鑑。目前香港從全球範圍來看都是比較成熟的自由貿易港,是國際的金融中心、貿易中心、航運中心,海南目前發展自由貿易港的框架已基本建立,但還有很多具體問題要解決,可以借鑑香港的自由貿易港製度,在實踐中不斷完善。

簡而言之,兩者在和香港聯動的路徑上,一個融合發展,一個合作發展,兩個路徑不太一樣。但是目的都是為了支持港澳融入國家的大局,而不是去替代香港。

南風窗:在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新戰略下,廣東自貿試驗區如何抓住新機遇,實現更高水平的開放?今年是深圳經濟特區40週年,如何藉助海南自貿港新一輪的開放,進一步提高開放水平?

郭萬達:自貿試驗區的着眼點是“可複製可推廣”,也需要不斷地提升完善。海南自由貿易港是一個制度型開放的高地,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如何借鑑海南自貿港的制度設計,實現更高水平的開放,值得研究。比如説零關税、零補貼、零壁壘,這“三零”能不能成為我們制度開放的一個目標?

此外,在國際化的營商環境方面,自貿試驗區也要加大力度,特別是要加大政府改革的力度。國際一流營商環境靠什麼呢?一要低成本,包括硬成本和軟成本,成本低,環境才好。二是靠法治,要公平正義,還要透明。三是政府有效率的服務,可監督的服務。

第三,金融的改革和開放。自貿區和海南自貿港都涉及資本賬户的開放,但都比較謹慎。有人認為步子太慢,但這個事不能急。從國際經驗來看,資本賬户的開放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比如日本的經驗,日本從納入SDR發行到基本實現可兑換用了5~6年,完全開放則用了近20年。

所以海南自貿港的目標是,分階段開放資本項目。有一個目標是到2035年,在一個資本項目的特定領域,實現可自由兑換。

今年是深圳特區40週年,加快深圳與香港金融市場的互聯互通是一個重要的目標。以前股票有深港通,今年又有理財通,可以通過這種“管道式”的開放,有序實現深港之間的跨境聯通。

南風窗:根據《方案》的設計,海南自貿港已基本對標國際貿易港的開放水平,新加坡、迪拜等成熟的自貿港的發展經驗,能為海南自貿港的建設提供哪些借鑑?

郭萬達:制度設計是高水平的,還需要落實,還要完善。

第一,如何落實“零關税、低税制、極簡審批”?比如低税制,從當前海南的自由貿易港製度設計來看,兩個“15%”已經是很低的税制了,但如何落實?如在海南自貿港工作的高端人才和緊缺人才,免徵其個人所得税實際税負超過15%的部分,但短缺人才和高端人才,該怎麼界定?有沒有可能安排市場化薪酬的標準來落實?所以,在落實的過程中,還有許多實施細則需要完善,這方面也可借鑑香港、新加坡的經驗。

第二是法治水平。世界著名的自由貿易港法治水平都很高。發達國家一般採用“先立法、後設港”的做法,比如迪拜的成功,很大的因素就是考察了香港、新加坡的有關法律,制訂了建設迪拜自由貿易港和國際金融中心的法律。所以説海南自由貿易港法很重要,這是海南自貿港製度集成創新的重要保障。

第三,最重要的可能還是金融的開放。從目前《方案》的設計來看,在金融開放的標準方面,與新加坡、迪拜等自貿港還有較大差距。比如新加坡無外匯管制,資金可自由流入流出。企業利潤匯出無限制也無特殊税費。新加坡對企業的經營範圍沒有限制,對外資進入沒有行業限制。當然,在金融方面,因涉及資本賬户的開放,我們相對來講一直很謹慎,海南自貿港也可以嘗試一些突破。

南風窗:香港、新加坡自貿港都曾有過工業化,海南目前的工業化程度仍比較低,它能成功跳過工業化,完全靠制度能成功發展自貿港嗎?

郭萬達:確實很多人持有疑問。的確,香港、新加坡都是有過工業化,海南的工業化程度不高,所以有人懷疑沒有經過工業化,僅靠制度創新,海南自貿港到底行不行?

我的看法,雖然工業化程度和水平不高,但海南有獨特的優勢,包括自然資源、生態資源和旅遊資源都十分豐富,所以海南的主導產業是旅遊業和服務業。當然,也要有工業,主要在高科技的智能製造,也可以發展高增值的加工業。制度設計中就有推動海南加工業發展的政策,這説明《方案》已經考慮了海南發展的需要,這也是和以前政策不同的地方。

為什麼強調和大灣區的聯動發展,也是為了能共享大灣區的產業配套,獲得這邊的貨源、客源。所以工業化也要看情況,也不是説所有的地方非得從頭至尾去搞工業化,去發展傳統工業,海南不要重複走這條路,我對海南自貿港的發展充滿信心和期待。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